咨询热线:15367615685

产品分类
位置:首页 > > 校园活动
书香九月 润笔生花 ——湘中铁卫优秀作文展第一期
发表时间:2020-06-28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学子文采添秀色,校园金秋溢书香。为激发我校全体学生写作兴趣,促进学生语文素养的提高,我校教务处举行了每月优秀作文评比活动,同学们踊跃参加作文评比。也许他们的言辞还很稚拙,文笔还欠流畅,认识还不够深刻……但他们已经学会以自己独特的视角观察世界,用自己的真情实感去表达对生活和社会方方面面的认识与思考。愿作文评选是一块引玉的砖,是一块他山的石,吸引更多的同学拿起手中的笔,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习作。

父 亲

我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好。

从小时候起,我就感觉在教育我的方面,父亲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。教我认字的是母亲,送我上学的是母亲,给我开家长会的是母亲,辅导我功课的是母亲……他从不过问我的学习情况,只在交学费时出一份力。

有的时候我很讨厌他。父亲爱打游戏,除了工作时间,他余下的精力都放在手机游戏上。因为玩游戏的问题,母亲和他吵过很多架。他蛮横不讲理,不容许我们反驳他,即便我是有理的一方。

有的时候我又挺喜欢他的。父亲会带我出去玩,去钓鱼。在我取得一份足够好的成绩时,他会给我买零食或是奖励我零花钱。

我一直认为我的父亲不爱我,直到我从高中退学之后。

那个时候,我有了放弃学习的念头,父亲开始频繁地找我谈话,告诉我读书是多么的重要,尤其是对于女孩子来说。这时候我知道了他不关心我学习的原因:他的学历不高。父亲只读过小学,初中都没有读过。他从未在我的家长会上露过脸,是因为他害怕与老师对话——他怕回答不上老师的话,怕别人觉得他没文化。

父亲开始四处打听有哪所学校愿意收纳我,在选定学校后。他从距湖南两千多公里的辽宁赶回来,陪我报名、办理入学,甚至帮我铺床叠被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,父亲这样事无巨细的为我忙前忙后。

父亲没对我讲过一句鼓励的话,他总是说:“这是你应该做到的。”以前我总觉得他不太讲理,凭什么别人能受到鼓励和嘉奖,而我优秀一些是应该的。现在我明白了,因为他对自己的女儿有百分之百的信心,他认为我不比别人差!

至今,虽然我与父亲可能几天都说不了一句话,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已大有改变,父亲不是不关心我,只是不知如何去关心。他只得通过母亲来了解我的近况。

现在的我与父亲相距千里,他工作繁忙,还有弟弟妹妹需要照顾,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照顾我,但血缘亲情是割不断的。我挂念着他,他也挂念着我,我爱我不善言谈的父亲。

高铁一班 谢俊容

指导老师 赵 南

审稿 刘卫凤

医务室里的老师


医务室里,有一位年轻的女老师,她姓彭,我们都亲昵的称呼她“彭大姐”,在这个新的学校,我见得最多的除了班主任恐怕就是她了。

她大大的眼睛,圆圆的脸,中等的身材和宽大的嘴。军训开始才两三天,我就见到了她。那天,我扶着脚痛的同学走进了招生办。她用一种十分严肃的眼神看着一旁的同学,似乎在评估伤情的严重程度。看着她严肃的眼神,我突然不敢说话了,心里有一种无言的紧张。

在军训期间,我常常要带同学去医务室,经常见面后发现,她其实是一个十分爱笑的人。她笑起来有几分幼稚的感觉,这让我对这位老师的恐惧不那么深了。

军训的第九天,双腿已是十分的酸疼,我又带着一名同学走去了医务室。我声称手疼、眼胀,执意在医务室坐下。许是看出了我是假装的,平时严肃的她竟对我翻起了白眼。虽然她知道我没什么事,但还是给我喷了一些药。休息了一会,我无聊地和几个同学一起走上了三楼。才刚到三楼,我就发现一只灰黄色的螳螂正在乒乓球桌上静静地休息。突然,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,酝酿了一会儿,我决定实施下去。

我面带着微笑,又回到了医务室,但那笑容之中带着几分邪恶。我走到老师面前,说:“彭大姐,我给您带了一份礼物。”还没说完,在帽子中的螳螂就迫不及待地钻了出来,一旁的同学像见了鬼一样,大叫一声,向门口冲去。

出乎我意料的是,彭老师十分冷静地坐在那里,满脸不屑地说:“我一个医学生,还会怕这种小动物吗?”听到这话,起先逃开的同学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,走回了原地。我手中的螳螂不停地挣扎,它似乎想回到原来的地方,彭老师见我没有要放走它的意思,叫来一个同学将螳螂放回了原来的地方。

这个未遂的恶作剧让我看到了那份对生命的呵护、对医学的严谨和遇事时冷静从容的态度。当然,还有她那淡然的笑容。

高铁二班 黄 旭

指导老师 赵 南

审稿 刘卫凤


他 们

说到他们,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英勇的军人,也不是聪慧的科学家,而是日复一日、默默无闻地为我们的生活环境服务着的他们——环卫工人。

一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,大老远的就闻到了一股臭味,我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下水道堵塞,没人去管理。到了第二天我去上学的时候,那时大概七点左右,我闻到了更臭的味道,我心里在想:都没人去管了,越来越臭了。结果等我一走近,发现了好几位环卫工人。

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,心情是非常复杂的。这是一群爷爷奶奶,他们在下水道的旁边,带着口罩,佝偻着背在清理。看着他们在那里工作,我觉得很心疼,虽然这个时间点还没有炎热的太阳,但我已经清晰地看到他们那满是皱纹的额头上闪烁着晶莹的汗珠,缓缓从脸上滑落。我跑去旁边刚开门的小卖部买了矿泉水,递给老爷爷,老爷爷却说:“不用了,乖孩子,你现在还在上学,别给爷爷买东西。”但是我还是把矿泉水给了那一位老爷爷。

在这短暂的路途中,我又看到了好几位老奶奶在太阳底下清扫马路。她们戴着帽子,有的拿着扫帚,有的拖着垃圾桶,有一位老奶奶还拿着一块毛巾擦着头上的汗,一点一点的将街道打扫干净。

他们吃饭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,他们吃的也都是没有营养的盒饭。有好几次我看到他们在马路边稍有些阴凉的小树旁边吃饭,我那时心里想,他们本应该在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去做这些累的活,他们是因为家中有不幸的事?还是因为儿女的不管不顾?还是因为想去救助儿童?又或者还有一些其他隐情?这些我们都不知道,但我知道的是:我们应该去尊重他们。

他们在我的心中,是巨人般的存在,他们维护我们的环境,让我们的空气不那么受污染。但我们身边的环境不应该只靠他们,我们也应该去维护我们的环境。这既是我们的义务,也是我们对这些环卫工人们最大的尊重。

护理一班 喻牡莎

指导老师 李 瑾

审稿 刘卫凤



他 们

“他们”,这简单的两个字往往会引发我们无限的思考与想象。有的人或许会想到存在于历史上的英雄人物,有的人则会想到老师、同学、朋友或家人,而我想到的是——只见过一面的他们。

从小到大,我一直对军人有着神圣的尊敬。比起看肥皂剧,我更爱看战争题材的电视剧。看着他们平日训练的英姿和战场上的驰骋的身影,我总是油然而生一种敬佩之情。去年国庆节,父亲说要带我们去北京看天安门广场升旗,我因为这件事兴奋了很多天,去天安门看升旗成为我那段时间完成所有事情的动力。

终于,那一天到来了。在路上的时候,我只想着这车能不能开快点,再开快点,一路上尽是兴奋。到了北京已经是晚上,找了个旅馆休息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清晨,我们直奔天安门广场。天才微微亮,但此时此地却已是人潮涌动了,所有聚集在这里人,不约而同地等待这个庄严神圣的时刻。

就在等待升旗的时间里,他们出现了。军人叔叔们踏着十分矫健的步伐向我们走来,那响亮的踏脚声冲击着我的听觉,整齐划一的正步、标准的军人身姿刷亮了我的眼睛,手脚的摆动都在同一高度同一角度,和我在电视里看的一模一样,军人的精气神此刻正在我面前近距离地展现出来,我心里荡漾着兴奋和骄傲。看到他们,我也情不自禁的站直了身体,充满敬佩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们。

那刻,天安门广场突然安静了,除了风的声音,别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,但恍惚间我又好像听到了每个人的心跳声——这是每个人为五星红旗而激动的节奏!不一会儿,熟悉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响起,我看见了一位老爷爷穿着军装,胸前别了几个徽章,想必是曾经上过战场的老兵,虽然他已年过花甲,柱着拐杖,但当我看他笔直地站在国旗前庄重的行礼,模糊的视线里似乎看到了他当年的峥嵘岁月!

升旗只有短短的几分钟,我们看到的只是军人叔叔们的英姿飒爽,但他们背后一定是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。他们真正地把升旗这件事做到了极致!带着对国旗和国家的无限尊重与热爱,将自己的青春与血汗,献给我们最敬爱的国旗!

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,我不仅仅看到了他们的飒爽英姿,更看到了他们的品质和毅力。他们,是值得被人尊敬的!

我经常看到这样的视频——全国很多售票点火车点等都有“军人优先”这四个字,可军人从来没有因为这四个字插过老百姓的队,但还是有人说:“凭什么他们可以优先?” 这些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:军人,打仗他们优先,有苦有难他们优先,保卫家国他们永远是优先,这时候他们从来没想过凭什么自己要优先?想到这些,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尊重他们呢?

天安门的升旗仪式,让我对国旗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情,也让我看到了这些默默无闻的人民卫士、国家卫士。他们,就是最可爱的人!


护理二班 谭美瑶

指导老师 李 瑾

审稿 刘卫凤


我的父亲

我5岁时,父亲的手能托起一切;

我8岁时,父亲的手能把我举得高高的;

我13岁,父亲的手在人群中变得那么不起眼;

现在………

我的父亲很多时间都是赋闲在家,整天吐烟圈。家中的情况一日不如一日,可父亲依旧是那么悠哉游哉,这让我心里对父亲产生了一些情绪。

不久,父亲找了一个做小工的零活,我便很少有机会见到他。每到深夜,在睡梦中醒来才能依稀看到父亲拖着疲惫的身体归来,衣服也不脱就打起了呼噜,我突然又有些心疼起他来。

时间飞逝,到了开学的日子,父亲穿上了那套他不经常穿的他自己觉得很体面的衣服,但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普通。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便坐着父亲的摩托车出发了。

车在路上缓缓地行驶着,好像一点儿也不着急似的。就这样,我们不慌不忙地到了学校。

下了车,父亲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了下来,示意我快些走。这时,我看见了老同学,刚想走过去和他打招呼,可一看他的父亲西装革履,领带在风中是那么显眼,锃亮的皮鞋在阳光下格外刺眼。再看看父亲,我突然不敢上前与老同学打招呼了。

报完名,父亲帮我把行李搬上公寓楼,我想帮一把手,但父亲执意不肯,我心里想着:父亲还是这么爱出风头。于是我也不再要求,默默走在他身后。上楼时,我的视线不知不觉地聚焦到了父亲的手上。那是怎样一双手啊!手背粗黑,胳膊肘上还留着烫伤的疤,手上青筋暴突,仿佛承受不住这巨大的负荷一般。父亲走一步,歇一步,当他气喘吁吁地爬到二楼时,我再也忍不住了,抢过了行李,霎时,我体会到行李的重量以及父亲的艰辛。他回过头来,看着我笑了,而我却忍不住想哭......

是的,父亲的手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滑,但那是生活的磨砺,那些裂痕像是生活留下的印记,记录着父亲对这个家付出的点点滴滴。我应该为这双手感到骄傲!为我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!


护理三班 刘佳然

指导老师 赵 南

审稿 刘卫凤



 
上一篇:我校开学工作得到市民办教育协会领导的好评
下一篇:军训最美学生表彰
快速预约
联系我们
湘中领航铁路卫生职业学校  
电话:15367615685  
地址: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湘中国际物流园华星路与秋浦街交汇处  
技术支持:腾云网
底部二维码
  • Copyright  ©  2018-   湘中领航铁路卫生职业学校  All Rights Reserved.